盧金增 範曉 高忠祥
  “臨時指揮部在土地丈量、徵地款發放等環節不夠公開透明;徵地資料不能集中管理,可能被輕易篡改;村集體在徵地時權力過分集中,缺乏有效制約。”8月10日,山東省樂陵市檢察院發出一份檢察建議,針對當地徵地拆遷補償工作指出了上述問題。今年以來,該院從一次群眾接訪入手,陸續揪出5名貪污徵地補償款的基層幹部。在為國家輓回經濟損失的同時,也為當地規範徵地補償工作把脈開方。
  事情還得從今年4月初的一天說起。這一天是樂陵市檢察院派駐黃夾檢察室的接訪日,上午時分,檢察室來了兩位特殊的客人。
  “俺們是匡家村的村民,想舉報村支書匡民任職期間的多項經濟問題。”來訪群眾說道,二人很快講述了村支書匡民涉嫌貪污忠義社區部分徵地補償款的事情。
  徵地面積總數和補償款數額都是固定的,補償款也是直接發給村民的,村幹部能夠通過什麼方法貪污?帶著疑問,偵查人員立刻投入到案件的初查中。
  經過細緻的調查取證,村幹部的馬腳很快露了出來。偵查人員通過調取村經管站留存的原始資料,發現忠義社區徵地補償款的發放賬目顯示,村民任章、王華兩家應得到共計5.04萬元的補償。但在偵查人員的走訪調查中,二人卻表示,自家的地並不在征收行列,也從未收到任何補償。
  5.04萬元補償款憑空消失,那這錢究竟去哪兒了呢?偵查人員隱隱察覺到,這事和村支書匡民脫不了干係。5月19日,樂陵市檢察院對匡家村支書匡民立案偵查。
  匡民到案後,很快就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實。原來,忠義社區項目徵地時,村裡有一塊面積為1.68畝的集體土地也在征收行列。於是,他將不在徵地範圍內的任章、王華兩家虛報上去,從而私吞集體地補償款5.04萬元。偵查人員還查明,在另一項工程的徵地補償工作中,他還伙同村會計任忠、雲紅街道辦紀檢書記張梅使用相同手法貪污了部分補償款。
  掌握了這一線索後,檢方迅速對任忠和張梅兩人立案偵查。最終查明,自2011年3月至2012年7月間,張梅、匡民和任忠三人利用負責315省道拓寬、忠義社區徵地補償工作之機,通過虛報15位村民姓名,截留相關款項的手段,先後侵吞集體土地補償款共計21萬餘元。通過查辦該案,該院又一舉挖出315省道徵地測量小組負責人郭政受賄案、蘇村支部書記蘇貴貪污案等案件,為國家輓回經濟損失共計30餘萬元。
  2014年9月25日,檢察機關經過審查,以張梅、匡民、任忠等人涉嫌貪污罪依法向法院提起公訴。
  按說,貪官受到應有的處罰,檢察機關的工作也該結束了。但偵查人員的心頭總有幾個問號揮之不去。為何徵地補償成了貪腐的重災區?這其中是否存在制度上的漏洞?又該採取什麼措施預防此類犯罪行為?
  於是,偵查人員及時對來訪群眾進行回訪,又深入鄉村聽取群眾意見,一份對徵地拆遷補償領域職務犯罪案件的檢察建議初見雛形。
  檢察建議發出後,得到了當地黨委政府的迅速回應。承辦檢察官說道:“只有圍繞著窟窿做文章,才能既打蒼蠅又除卵。我們在建議書中提議創設的徵地補償直接發放制,已經在實踐中全面實施了,拆遷過程也實現了全程透明。”
  (作者單位:山東省樂陵市檢察院)  (原標題:打了蒼蠅又除卵)
創作者介紹

韓國

to75tozl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