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水污染,再次對我們進行全民“科普”,百度百科,我們知道苯是一種致癌物,而且具有“魔鬼”般的氣質——芳香氣味。而當蘭州水污染悄然來襲,全民搶水上演的時候,我們忽然發現,這種甜味在我們心中竟然如此苦澀。當石油管網和輸水管網“糾纏”不清,水務廠和石化廠做慣了親密鄰居,一瓶乾凈的水離我們會有多遠?】4月11日,蘭州市政府發佈官方消息,蘭州市自來水發生苯指標超標,全市啟動應急預案,全市部分地區停止供水,一時間這座240萬人口的城市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經過持續四天的努力,4月14日7時開始,蘭州市宣佈,全市自來水恢復正常供水,蘭州自來水污染危機告一段落,然而,記者在對這起事件進行深入調查採訪後卻發現,這起事件的諸多謎團遠沒有解開,隱藏在事件背後的危機有的才剛剛浮出水面。
  當污染驟然來襲,搶水成為市民的本能選擇
  4月11日下午兩點,蘭州市發佈官方消息,當地水務公司檢出出廠水苯含量78微克每升,超過國家10微克每升的限制標準,全市啟動公共突發事件應急預案,市區降壓供水,部分地區停水,未來24小時,自來水不宜飲用。蘭州市立即引發搶水熱潮,而就在此之前,由於3月初蘭州也傳出水中有異味的傳聞,面對恐慌,一些政府工作人員還試圖進行解釋和控制。
  政府工作人員:大家不要相信謠言,造謠,水好著呢。
  11日下午四點,蘭州市政府召開新聞發佈會,正式公佈水污染情況。搶購潮越演越烈,在市內的超市商場,都出現了排隊搶購的情況,人們甚至是幾十瓶幾十瓶搶購,很多超市純凈水貨架被一掃而空,晚來的消費者甚至根本買不到水。
  售貨員:這個就剩一箱了 只有蘇打水了。
  市民: 聽說水出現問題了,蘭州市的水。
  記者:誰說的啊?
  市民:我通過家屬,在城裡邊,打的電話,說的到處搶水呢 ,趕快讓我回到家,撈一點水。
  面對搶購,連銷售人員都對記者的採訪表現出不耐煩,有些商家也趁機漲價。
  在蘭州街頭,隨處可見市民大批量整箱購買瓶裝水,有媒體報道說,有的市民甚至到附近城市採購飲用水,持續的恐慌也讓市民們怨聲載道。
  蘭州市颳起“搶水風暴”
  與此同時,蘭州市在公共突發事件應急預案啟動後,持續發佈自來水實時監測報告,11天當天就接連發佈了四份報告,報告高效務實,11日晚23時的報告顯示,水務集團自來水廠泵房和蘭州市西固區、安寧區取樣點苯持續超標。蘭州市調動所有力量為市民集中定點供水,當地消防車也被調動,人們為了取水拿來了所有能用得上的容器,在這座黃河穿城而過的城市,人們第一次發覺,一瓶乾凈的水是如此寶貴。
  4月12日,蘭州市政府發佈告市民書,要求蘭州市部分城區市民打開自家水龍頭排水15至30分鐘,排出自來水管中苯超標的積存水,讓水管內形成自體清洗。當日,蘭州市還連續發佈14份自來水實時監測公告,對市內居民的定時定點供水也在持續進行當中,在一些送水點,人們要排上一兩個小時等水,隊伍有的長達上百米。
  12日晚18時,在緊急應對一天一夜以後,蘭州市對水質穩定的城關區,七里河區解除應急措施,13日17時開始,對安寧區解除應急措施,停止應該拉運送水和瓶裝水灌裝水的免費發放。14日7時,對最後一個存在污染風險的城區西固區解除應急措施,全市自來水全部恢復正常供水。
  蘭州市政府新聞辦主任 王檸:從今天上午7點開始 對西固區解除應急措施,停止應急拉運送水和瓶裝水、罐裝水的免費發放,市民可以放心安全飲用自來水,截至今天上午七點全市已陸續解除應急措施,全市自來水全部恢復正常供水,經應急處置領導小組及專家研判全市自來水已穩定達到國家標準,預解除應急。
  然而,雖然蘭州市官方宣佈全市自來水全部恢復正常供水,但記者14號下午,在蘭州市自來水公司,也就是本次發生事故的威立雅水務集團公司附近,依然拍下了這樣的畫面,當地街道工作人員正在組織人員,對當地常住人員、暫住人員免費發放瓶裝飲用水,對水質安全,民眾依然存有疑慮。
  記者:下一步呢,準備吃這個礦泉水,吃到什麼時候?
  市民:不知道。
  一級水源地保護區周邊,化工廠林立,油污滲漏由來已久
  苯是一種石油化工產品,公認的致癌物,無色,透明,長期大劑量吸入和皮膚接觸都會對人體的造血系統產生損害,苯中毒則容易引發白血病,急性再生障礙性貧血多,對於蘭州這次水污染,當地政府定性為局部自來水苯指標超標事件,那麼本應該含在石油中的苯怎麼會進入自來水中的呢?
  4月14號,記者來到了蘭州市西固區桃園村賈家堡,自來水出現苯污染的現場就在這裡,眼前這條正在開挖的溝渠就是導致水污染的關鍵節點,溝渠呈東西走向,連接的是蘭州市唯一的城市供水企業威立雅水務集團公司的一分廠和二分廠,上面雜亂不堪,居民住房,管線密佈,而根據蘭州市411局部自來水苯指標超標事件調查小組發佈的初步調查結果,苯污染就出現在這裡。
  事故調查組副組長 鄭志強:爆炸事件一個是1987年12月8號上午8點50分,有一個叫“205”號罐體發生了物理爆破。當時這個罐體裡頭有90立方的渣油,那麼在事故處理的過程中,有34噸,因為當時的條件限制,沒有回收得完的,那麼就應該就滲入到地下去。然後呢,同樣是在這個地方,它過去叫原料動力廠,有個叫B-113的泵,它的總出口在2002年4月3號又發生了破裂著火,著火以後,也有渣油泄漏,但是呢,我們初步查閱有關資料的話,當時渣油泄漏的量,沒有明確的記載。究竟是多少,不像第一次34噸很明確,另外,當時消防的廢水,也一併滲入到地下去了,所以根據我們的判斷,這個主要是從那兩次事故中產生的油體長期積澱沉澱的這個地底下。
  臨近自來水輸水溝,地下水含油
  順著鄭志強所指的方向,記者看到,在連接威立雅水務集團公司一分廠和二分廠的這條溝渠,也就是自流溝的南側,不到二三十米就是一片罐體、管道林立的廠區,工廠門口戒備森嚴,甚至連記者從馬路外向廠區內拍攝都受到阻止,廠區門口名稱顯示,這裡是蘭州石化石油化工廠,鄭志強介紹說,蘭州市的供水公司,也就是威立雅水務集團公司的前身成立於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水源主要取自黃河,首先由威利雅集團下屬的一水廠進行第一次初步處理後,經過這條溝渠,也就是輸水自流溝,輸入到二水廠,經過精細化處理後,達到飲用水標準,最後再經過管網送到居民家中,這一次受污染的區域出現在連接一水廠和二水廠之間的北線輸水自流溝的中段。這條深埋在地下的自流溝為鋼筋混凝土結構。初步調查顯示,造成污染的主要原因是兩次爆炸後,含油的地下水長期腐蝕溝體,致使含苯物質滲入。
  事故調查組副組長鄭志強:通過開挖和實地查看,也更進一步證明,我們4月11號下午的判斷,是正確的。有油污滲進來,滲進來以後,因為含油污水裡頭,它就含有苯的成分。
  眼前這條自流溝輸送著水務公司所有取自黃河加工過的原水,可以說是名符其實的城市生命線。而蘭州市城市生活飲用水源保護和污染防治辦法明確指出,這條自流溝及邊側兩側各寬25米的陸域是一級保護區,為什麼這樣的一級保護區也自身難保呢,記者在已經開挖的現場觀察到,這條自流溝實際只是一條混凝土溝,進入還沒開挖的溝內可以更清楚地看到,這條混凝土溝在底部、側面及頂蓋部門用類似塑料的材質進行了防護,但在有些區域,防護材料連接的地方已經出現了明顯的滲漏,裡面是一些黑乎乎的水,有的伸縮縫甚至可以放進去一個手指。
  事故調查組副組長鄭志強說,自流溝總長在三公里左右,建於1955年,按照國家相應規範,使用年限為50年,已經是在超期服役,上世紀就曾發生過滲漏,水務公司後來進行了維修密封,密封時由於距離過長防止熱脹冷縮,每隔一段距離都設置了伸縮縫,就是這樣的伸縮縫破損導致了污染。而根據蘭州市城市生活飲用水源保護和污染防治辦法第二十五條,自流溝由取水單位負責建設和管理。也就是說,應該由威立雅水務負責。
  事故調查組副組長鄭志強:就這種伸縮縫。他們是定期要進行保養和維護的。
  記者:多長時間保養一次?
  事故調查組副組長鄭志強:第一次掌握的是1989年,我們現在掌握的再往前倒推,1989年那次根據工程資料的顯示。他的有限期或安全期是15年。這個期滿以後第二次(維護)是2004年,2004年他們又做了第二次處理,那麼這次我們也要進一步調查。
  那麼這些伸縮縫在遇到含油類污水後,真的會出現滲漏麽,現場工作人員經過檢測,做出了這樣的回答。
  專家:這個伸縮縫,我們用的材料就是瀝青馬蹄脂,做密封。這個東西,實際上是融於油的,所以它碰到油,那它就會互相融解,融解掉以後,浮在地下水上面的這些污染物會順著縫隙進入到我的這個輸水溝裡面去。
  含油污水通過自流溝伸縮縫進入輸水管道
  實際上,記者在調查中瞭解到,對於自流溝可能存在的隱患,水務公司並不是沒有察覺,在2004年的那次處理中,水務公司還做了實驗,嘗試使用了數百米的新材料,從現場來看,使用新材料的地方並沒有出現問題,這些實驗後來為什麼沒能擴展到全部自流溝呢?
  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負責人:2007年我們合資以後,因為資金的緣故,沒有繼續做
  那麼這條自流溝是否真的是被旁邊的這座蘭州石化廠爆炸後殘留的污水污染的呢,在整個蘭州水污染事件當中,被調查組初步認定為產生污染源的中國石油蘭州石化公司始終保持了沉默,沒有接受任何採訪,在這家建於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我國西部地區最大的煉油化工企業的官方網站上,也沒有關於此次事件的任何信息,仿佛水污染事件從未發生。
  不過現場察看自流溝的過程中,一位中石油蘭州石化公司技術人員的以下說法,或許能從一個側面反映蘭州石化公司對調查組初步結論的看法。
  中石油蘭州石化公司技術人員:油味,可能是這(輸水管)停了以後,外面的地下水位比較高,它就進去了,進去了它就流過去了
  如果正常送水的話,這個水位比外面的水位高的話,它就不會(流進輸水管)。
  站在不同的利益角度,觀點自然不同,不過有一點卻是不爭的事實,不僅三公里長的自流溝兩側基本全被化工廠包圍,就在作為一級水源保護區的自流溝上方,記者就看到了不止一處的管道,旁邊清晰地表明,這些管道易燃易爆危險,甚至緊臨著自流溝,這處管道下方形成了一個污水池,池中污濁不堪。
  石油管和輸水管交叉相鄰,下方形成臭水坑
  這還只是記者看到的自流溝地面部分的情況,有媒體報道說,2007年,蘭州石化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擅自開挖穿孔施工,將雨污排水管道穿越自流溝,由於始終不接受採訪,這一消息是否真實記者無從求證,但採訪中,住在自流溝及蘭州石化廠附近的村民告訴記者,當地地下水中出現石油污染早已不是什麼新聞,村民們將記者帶到了自流溝旁邊這處水井處。
  蘭州市西固區桃園村賈家堡村民:你把水澆到地里。菜直接裡面就腐爛了,知道吧。
  雖然水井中有些污濁,但記者仔細觀察,水體錶面確實能隱隱約約看到類似油類的物質,村民們說,這原來是村裡的水井,但在二三十年前就已無法飲用,後來用作農業用水,但這裡的水澆完菜後,菜心腐爛,現在乾脆廢棄不用。對村民們來說,周圍化工廠林立,一級水源保護區的自流溝自身難保,更不用說他們的身心健康了。在蘭州石化石油化工廠圍牆外側,記者註意到,這裡明確要求,罐體50米內不能有煙火,但在一戶村民的三層樓上向外拍攝,能清晰地看到,居民的住房完全是緊貼著廠區而建,廠區內罐體離居民住宅最近的不會超過三十米。
  記者:大爺,聞著有味嗎?有味道嗎?
  居民:我們習慣了,聞不出來了。
  村民們說,他們一共有三百來戶,世世代代在這居住,這些年來,廠區越擴越大,村莊人口也越來越多,最終形成了這種緊臨化工廠生活的局面。這些年來,蘭州石化屢屢發生事故,讓這些村民們膽戰心驚,這位大娘把記者帶到家中,家中牆壁上,柜子上,處處都是裂縫,大娘說,這都是最近一次石化廠爆炸導致的結果。
  對於村民們來說,雖然不太懂法律法規,但從網上查詢,也知道在石化企業附近至少應該有200米以上的安全防護距離,而現在這種零距離生存讓居民們整日提心吊膽,他們多次向當地相關部門提出搬遷的請求,但始終沒有得到答覆。此次苯污染事件發生後,當地緊急搬遷了居住在自流溝附近的90多戶村民,但剩下的200多戶,又成了被遺忘的群體。
  整治規劃形同雞肋,哪裡出事哪裡堵
  如果不是在實地調查親眼所見,我們的記者很難相信,關係著蘭州市240萬人口飲用水安全的自流溝,有法規明確保護的一級水源保護區,竟然處在化工廠、化工管線、居民區、污濁的地下水的層層包圍中,而記者接下來的調查顯示,實際上,對這一情況,相關部門其實早就掌握,這一影響上百萬人健康安全的事件完全可以避免發生。
  對於關係到蘭州上百萬人飲用水安全的這條自流溝,包括與之相鄰的蘭州石化公司可能帶來的威脅,事實上蘭州市城市生活飲用水源保護和污染防治辦法已經提出瞭解決辦法,防治辦法第二十六條規定:在法規施行前在水源保護區內已建成的有污染項目,由市和區、縣人民政府分別不同情況,責令限期治理、搬遷、拆除或者轉產,關閉,那麼防治辦法已施行十幾年,當地做了哪些呢?
  蘭州水污染“路線圖”
  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副總經理閆曉濤 :不知道 這個我不清楚
  對於這個問題,蘭州市相關部門負責人也諱莫如深,記者並沒能找到答案,不過蘭州大學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陳懷錄向記者透露,這一事件其實本來可以避免。
  蘭州大學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陳懷錄:要是早點採取措施的話,就不存在這個問題。還是沒有重視,沒有重視造成這麼大的損失。
  陳懷錄說,在爆發此次水污染事件後,他的心情十分複雜,因為早在2009年,他就牽頭組織了對中石油蘭州石化公司周邊環境的綜合整治規劃,並拿出了系統的實施方案,陳懷錄本人就曾多次到自流溝一帶進行現場調研,在這份上萬字的方案中,開篇就提出整治蘭石化周邊環境,確保蘭州及黃河流域的用水安全,並提出了總投資12億元的改造規劃,但方案出來後說束之高閣,沒了下文。
  蘭州大學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陳懷錄:對管道,特別是像五十年代的管道,要重新鋪設,談論過這個事情。
  記者:當時就意識到了。
  蘭州大學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陳懷錄:嗯,意識到了。
  記者:你看的還是非常準的。
  但是這個事情,可能沒有引起好多領導的高度重視,才產生這個情況
  陳懷錄從1978年畢業於蘭州大學後就留校任教,一直從事土地規劃,城市規劃和科研和教學工作,陳懷錄還透露,除了水務公司自流溝附近複雜的管網現狀外,蘭州石化還有一條油污乾管,同樣是超期服役,對蘭州存在著巨大威脅。經過多方努力,記者找到了一位當地知情人。   
  這位知情人透露說,蘭州市各類地下管網加起來總長度在3000公里左右,分佈在蘭州城區221平方公里的地下,平均每平方公里地下埋有13.6公里管網,由於歷史原因,這些管網多數老化嚴重,特別是屬於蘭州石化建於1960年的一條油污乾管,向西向東橫貫蘭州市區,全長27公里,用來輸送蘭州石化公司的化學污水、煉油污水與其他工業污水,年久失修,腐蝕嚴重,媒體曾多次反映,當地相關部門最終只是出台了一個應急預案作為回應。
  知情人:應急預案就是哪裡出事,往哪裡堵。
  這位知情人透露的情況是否真實呢,蘭州市真的是座落在這條隨時可能爆裂的超期服役的管道之上麽,記者向蘭州市新聞辦提出採訪要求,但始終沒得到回應。不過蘭州大學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陳懷錄證實說,他也曾在專家會上聽到過關於這條威脅可能更大的油污乾管的情況,陳懷錄建議,從現實角度出發,現在應該是下決心選擇,要蘭州,還是要蘭石化的的時候了。
  蘭州大學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陳懷錄:要考慮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應該把蘭石化搬走,出城入園,這個第四版(城市)規劃已經提到了,審查時我參加了。我覺得這個提出非常好,它在五至十年裡要考慮要搬走的事情。
  陳懷錄所說的第四版就是蘭州2011年到2020年城市總體規劃,規劃中提出,逐步向蘭州新區搬遷重化工業,然而規划出台已經五年,卻沒有任何蘭州石化可能搬遷的跡象。
  知情人:因為中石化搬遷,現在仍然只是一個畫餅充饑的事情。
  搬遷遙遙無期,蘭州市又該如何應對眼前這一切呢,採訪期間,記者瞭解到,蘭州市已緊急施工,以前所未有的效率,計劃將水務公司三公里長的自流溝全部更換為鑄鐵管道,防止附近石油污水滲漏的再次發生。
  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副總經理閆曉濤:我司要求現場二十四小時不間斷施工,第二,4月13日10點,通過招標確定了三、四號自流溝內,新敷設DN1.6米輸水管道所需球膜柱鐵管供貨單位,也就是新興鑄管股份有限公司,並嚴格要求按工程進度要求保障供貨,兩批管材共124米,於13日晚到達現場,相關水質數據,我司按市政府要求,已上報環保局。通報完畢
  在整個採訪中,記者查閱了大量資料,對於蘭州城市地下這3000公里管網,到底有多少嚴重老化,有多少超期服役,對城市有著什麼樣的威脅和影響,沒有一個部門能說得清楚,道得明白。
  2013年中石油自查發現1100個隱患點,誰是下一個蘭州
  導致蘭州市水污染的初步原因已經查明,竟然是石化公司事故後的油污廢水進入到了本應是一級水源保護區的水務公司自流溝內,種種不可思議的情況疊加到了一起,導致了事件的發生,而當我們跳出這一污染事件就會發現,類似的隱患和危險絕不僅僅存在於蘭州。
  中國環境科學院研究員趙章元在知道蘭州水污染事件及瞭解原因後,他的第一反應是,出現這樣的狀況並不意外。
  中國環境科學院研究員趙章元:我覺得很正常,就是過去我們國家,在這個污染問題上欠債太多,實際上,這種污染事故到處都發生,已經結怨結的太多了,所以你說出現這個,我覺得這是其中之一。
  早在2009年前後,趙章元就做過專題調研,在他看來,和石油生產、加工、運輸、銷售相關的管道、管網建設,在全世界範圍內都已成為危害,以美國來說,四十萬座加油站的罐體和管道都出現過不同程度的滲漏。2013年中石化也曾進行過自查,發現全國1100多個泄露點或隱患點,如按安全防護距離相關規定進行治理,牽扯到62萬人需要搬遷,花費兩千多億。石油類污染已成為公害。
  趙章元說,如果說上世紀中期,我國開始起步的時候管網技術相對落後,那麼經過三十多年的快速發展,對管網全面進行摸排改造已不是問題。
  在蘭州採訪期間,記者也見到了為此次換裝提供管道的新興鑄管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公司副總工程師、全國鋼標準化技術委員會鑄鐵管分技術委員會主任委員李軍告訴記者,如果採用管道技術,其實蘭州的污染完全可以避免。
  新興鑄管股份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 李軍:比方說:200毫米口徑的球墨鑄鐵管,設計完成以後,接口的實驗要經過正內壓實驗,它的正內壓實驗指的是多少呢,是98公斤每平方釐米,也就是9.8兆帕大約是。這是正內壓實驗,驗證管體和接口能夠承受內部的水壓,在一個呢,還要有負的壓實驗,要能夠承受一定的真空,不會出現泄漏。
  李軍所在的新興鑄管股份有限公司是我國最大的鑄管生產企業,也是球墨鑄鐵管國家標準的主起草單位,在管道生產、安裝一線摸爬滾打三十來年,李軍體會到,我國的管網現狀確實與發達國家存在極大的差距。
  新興鑄管股份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 李軍:我們全國的話,654個城市供水管網的總的漏損率是15.77%,15.77%一個直觀的數量會是什麼樣呢?就是我們北京、天津,上海三個直轄市,年用水總量加到一起,再乘以1.85。
  李軍說,從總體而言,我國管網建設存在著重地上,輕地下,重數量,輕質量,重眼前,輕長遠的問題,事實上,即使是以蘭州城市地下27公里長的油污總乾管來說,如果要進行更換改造,以現有的技術也不是難題。
  新興鑄管股份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李軍:頂管技術,我們可以在很長距離範圍之內,不進行開挖,比方說200米,300米,500米甚至一公里,我們只開挖兩個工作坑就可以,中間是不用開挖溝槽的,可以實現管道的鋪設。這是可以做到的,問題就是誰投資?
  在中國環境科學院研究員趙章元看來,李軍提到的誰投資恰恰點出了問題的關鍵,從數據看,全國4.6萬家重點行業及化學品企業中,12%的企業距離飲用水水源地、重要生態功能區等環境敏感區域不足一公里。
  對這些情況,相關部門並不是不掌握,但行動起來,卻需要利益的反覆博弈,趙章元建議,破除利益糾葛,最好的辦法就是嚴格落實責任,追究責任,蘭州水污染事件,絕不應該在更換管網之後就草草宣告結束。
  中國環境科學院研究員趙章元:追究責任,是兩個,一個是企業,企業偷排漏排的,這是直接違法的,我們必須要處罰,另外一個是監管,管理部門,管理部門這個責任,也不亞於企業,它是故意的,它們互相勾結,這個問題一定要追究,要按照我們新的精神,這個官員你要是監管不力,失職造成危害的,要終身追究責任。
  【半小時觀察】:
  記者回憶說,在採訪蘭州水污染事件全部過程中,讓他最難忘的,是全部採訪中出現頻次最高的詞彙並不是安全,責任,而是錢字。水務公司因為沒有資金,防護實驗做了幾百米就沒了下文;石化公司並非不知道周邊環境的隱患,但涉及到十億元左右的投入,規划出台後也沒了下文;對管道生產企業來說,更新改造的技術難題都早已突破,關鍵還是在於投入。當金錢成為掣肘,安全也就只能流於形式,責任只能成為一紙空文。
(原標題:油污乾管超期服役 蘭州城下埋巨大隱患)
創作者介紹

韓國

to75tozl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